Categories:文章類別

Home ››
Tue, 07 Jul 2009 19:56
嘿!缺德鬼!你不再是官老爺了
鄰居家裡請了個清潔的雇員,
每天早晨準時上工,負責整理打掃、丟丟垃圾什麼的。
幾年下來也都相安無事。
但不知道為什麼,
一天上午,
這個清潔員突然指著雇主的鼻子說:
嘿!缺德鬼!你不要再亂丟垃圾了!我收的很辛苦
Wed, 10 Jun 2009 10:23
做第二個知道的人!
這兩張照片,是線上新聞網 Terra News的平面廣告。
廣告裡的主角,大家應該不陌生吧?
達賴與歐巴馬,都是大人物。
然而這則廣告的文案卻寫著:做第二個知道的人(Be the second one to know)!
可不是嘛?
照片裡這兩個超級大人物,不都是坐在那裏,等著某人轉告『第一手』消息。
 
這真的是相當有趣又慧頡的創意,
Terra News 新聞網藉由這個意向,告訴你:
您(讀者)就像新聞裡的這些大人物一樣,讓 Terra News 來轉告你第一手消息...
Mon, 25 May 2009 14:36
Google不會翻譯古詩,那...你會嗎?
記得『機器公敵(I,Robot)』裡有一個橋段,我印象深刻:
男主角偵訊機器人桑尼,說:你只是個機器人,所以你不會創作一部交響樂,你也無法將一塊空白的畫布,變成一幅曠世經典的名畫...
桑尼反問:你不是機器人,那你會嗎?
男主角啞口無言....
 
就如同這則新聞的情境,我也想反問這些媒體:Google翻譯翻不好古詩,那你會嗎...
Wed, 29 Apr 2009 16:43
泳池畔的文化差異
朋友問我:為什麼文化差異的問題,不能在談判桌上一次講清楚呢?
我說:因為文化差異從來就不存在於談判桌上,而在生活的各種小地方。
 
附上兩年多前去泰國度假時,在泳池畔拍下的文化差異,
同一個泳池,
這兩種不同的文化是這樣戲水的....
Fri, 19 Nov 2004 02:07
熙熙攘攘 利來利往

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  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” 
-- 史記
2004.08.06
photo by chiron


朋友問我這幾個禮拜在忙什麼?
一時間我也答不上來
原本簡單的問候,
突然像是個大哉問
是呀?忙什麼?

我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(),
有一次那個乾隆皇呢,
又跑到江南去玩
逛到了江蘇鎮江的金山寺時
看到山腳下滾滾長江,
過盡千帆
隨口問身邊的老和尚
這大江裡每天有多少船往來?
老和尚說,以他這麼多年觀察,
這大江裡每天往來的船只有兩艘
一艘是『名』
一艘是『利』

如果乾隆皇和老和尚跑到我們 101 大樓來玩
然後又問老和尚這底下熙來攘往的車流有幾輛
我想老和尚該會說只有一輛
這輛車叫『名利』
開車的人則叫『庸碌』

忙什麼?不外就這些吧

註:
這個故事出自『清代皇帝秘史』一書

Fri, 05 Nov 2004 01:47
『後面』的神秘
逛街的時候,一個店員跟我說:
“要是沒有滿意的,後面還有更好的款式,進來看看喔…”
說完,我順著往她身後看,
黑壓壓的一片,什麼也沒有

這個僅僅兩坪大的店舖
所謂的『後面』,
其實只是片掛著花花綠綠看來多采多姿的海報的夾板牆而已。

我很好奇
如果眼前沒有滿意的款式,
你怎麼會認為我會對那塊三夾板感興趣呢

Fri, 22 Oct 2004 02:24
原是對立對上了癮
…下午和幾個朋友約在咖啡廳談事情
我故意去得早了,打算趁這個空檔把『達文西密碼』最後幾十頁翻掉
沒多久,朋友都到了以後,
其中一個朋友 L 看到桌上那本『達文西密碼
突然很正經的跟我說:
“希望你不要把這書當真…(猶豫了一下)…你根本不該浪費這個時間去看…”
我一時沒會意過來,隨口應著:
“有那麼糟嗎?我只覺得翻譯是有點可惜…故事還不至於…
話沒講完,另一個朋友提醒我說
Wed, 22 Sep 2004 20:07
什麼什麼家?
正在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,
『職場觀察家』很認真的給了想擺地攤的朋友們良心的建議
他說的大致上是這樣的:
…擺地攤要記得很重要的就是賣一些『小』商品,決不能賣體積很大的東西…
說完,其他來賓和主持人頻頻點頭
我也點頭:
是呀…總不能賣大象吧!
有誰在地攤上買過大象?買過電冰箱?房地產?8 吋晶原廠或是飛機大砲什麼的?
說的真是不無道理呀!
問題是,這不是廢話嗎
Sun, 12 Sep 2004 13:20
擔 百姓福‧退 百姓苦
朋友聊到他們公司一位高階主管辭去了工作
言談間得知那個主管能力相當好,
絕對可以歸類為典型的職場菁英
而辭去工作的原因
並非在工作上有任何的瑕疵或瓶頸
相反的,
這幾年來,正好是他的事業高峰期

那麼為什麼辭去這個工作呢

Mon, 26 Jul 2004 03:28
迷失 無處不在
.....事實上,我以為影片裡的東京
在現實生活裡是無處不在的
只是我們總透過快速、再快速、再快速的各式互動
把自我壓抑掉
久而久之,
我們就不再談了 不再想了
在迷失的國度裡,作個罐裝順民
Tue, 11 May 2004 01:32
兩個空間
想來談談空間。
這個念頭在腦子裡有一段時間了
沒有什麼特殊的觸發因子,
只是很單純的,想來談談空間這個東西
Mon, 03 May 2004 15:07
保護傘
常去的咖啡廳,
在今年年初的時候,換了新的店長經營。
新人新政。
菜單有了些許調整,店內擺設也有不同。

因為大多數時間,
都是坐在露天的院子裡,喝著固定的咖啡,
所以不管有什麼轉換,感覺上都沒有太大的差別。
唯獨露天咖啡桌中央,新架起來的那把大傘,
讓我久久不能習慣

Wed, 21 Apr 2004 02:15
喜劇與悲劇
當然了,
不管是悲劇還是喜劇,各有各的票房。
畢竟不是每個人,都要活的像亞當山德勒的電影那樣。
有的時候,苦難更像是一場華麗的冒險,充滿無限魅力。
這跟勵志與否是毫無關係的。
但讓我好奇的是,
影響一個故事結局的關鍵,到底是什麼呢
Sat, 06 Mar 2004 18:48
這個世界小小小 朋友網絡妙妙妙
在選修心理學的課堂上,教授所提出的一個問題:
“我們要認識多少人?才能接觸到全世界?”
教授說完後,同學們一陣靜默…他頓了頓,接著說:
“其實只要認識一個人,我們就可以接觸到全世界”

那是 1987 年的事了,
當時我把教授的話當馬耳東風,心想:
是呀!認識一個人就能接觸全世界,
我認識的就不只一個人了,怎麼我就接觸不到隔壁教室的美女小學妹?

Mon, 01 Mar 2004 22:48
尼古丁與咖啡因 老漁夫與經紀人
前幾天和朋友們吃飯,其中一個朋友聊到想換間公司或換個職務作作,
又想試著自己接案子就不去上班了,
這樣反覆思索,來來回回一個多月,還沒下定決心。

一番揶揄,幾番爭論,在 waiter 送咖啡來的時候,
有人提到了一則電郵轉寄的故事

Thu, 19 Feb 2004 23:39
強迫出軌:魔幻寫實的菩薩道
一個女人,藉由不斷和所有的男人上床,來挽回丈夫的心?
聽起來夠荒謬了吧?的確是有點呢!
而『強迫出軌(Sexo por compasión, 西班牙, 2000)』這部電影,
正好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所發展的輕喜劇。
雖然早知道大部分的拉丁美洲電影有著淡淡的魔幻寫實的味道,
但是,從一個西班牙的電影,卻意外的體驗了佛經裡的菩薩道,
那就更魔幻了
Sun, 15 Feb 2004 17:48
誰來帶我到現場?
忘了所有學過的名詞,然後重新建構,
我們會發現,這個世界變化的真的很快…
那些一直以為是知識的東西,
突然間就成了向前邁進的包袱
Thu, 12 Feb 2004 23:20
百樣米養一種人
下午在咖啡廳整理帳冊的時候,看到對面餐館的老闆和路人吵架,我特別喜歡看他和別人吵架。
和這個餐館的老闆頗有交情,他是把吵架的好手,鄰里公認的。
沒一會兒,那個路人吵輸了之後悻悻然離開,
餐館老闆揚了揚眉毛,嚷嚷著:一種米養百樣人啦!…什麼混蛋都有…

一種米養百樣人?…
這句話出自一個餐館老闆的嘴裡,那更怪,因為光是他自己的餐館,賣的可就不只一種米了:
泰國米炒飯…越式米粉…小米粥…白米飯…糯米油飯…
……

『一種米養百樣人』這話裡的兩個主要元素:『一種米』和『百樣人』,從現在文明的理解看來,已顯的有點不對盤了

Fri, 06 Feb 2004 00:01
瞎子、聾子與啞子…新猴年的三尊者
讀了王浩威中時的文章:詹宏志與陳由豪
雙手不自覺得離開鍵盤,為作者喝采,
同時為台灣人民致哀…

知道那三隻猴尊者嗎?
遮著眼(非禮勿視)、蒙著耳(非禮勿聽)、摀著嘴(非禮勿言)
台灣的媒體們倒是集體塑造了新的三尊者
一樣的動作,卻不同的意涵!
分別為瞎子、聾子與啞子

Tue, 27 Jan 2004 18:46
言者與聽者
有幾句話,一直以來都不大理解它的意思
像是『言者無心,聽者有意』

這句話到底是要我們不要『亂說話』呢?因為有人會亂想…
還是要我們不要『想太多』?因為他們是無心亂說的…
又或者是單純的描述一種『經常發生的狀況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