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:文章類別

這個世界小小小 朋友網絡妙妙妙
前幾天,我們網誌服務平台(niceTypo)的研發小組通知我,
niceTypo 新增了 xfn foaf 等『朋友網絡』的支援,
希望我先來測試一下,並且給點建議。
玩了玩,還沒玩出什麼好建議,
倒是想起了好久好久以前,
在選修心理學的課堂上,教授所提出的一個問題…

“我們要認識多少人?才能接觸到全世界?”
教授說完後,同學們一陣靜默…他頓了頓,接著說:
“其實只要認識一個人,我們就可以接觸到全世界”

那是 1987 年的事了,
當時我把教授的話當馬耳東風,心想:
是呀!認識一個人就能接觸全世界,
我認識的就不只一個人了,怎麼我就接觸不到隔壁教室的美女小學妹?

離開學校以後,
不管是在當兵,還是進入社會職場,
由於一些經常發生的巧合,讓我又想起那個教授所提的問題。
這種巧合是這樣的:
某天碰上某個社交圈的朋友 A ,聊呀聊的,
聊到最後卻意外發現,這個朋友竟也熟識另一個社交圈的朋友 B。
然後兩人異口同聲的驚呼:
『呀!怎麼這麼巧?這世界還真小耶!』

可不是嗎?這真的是一個小世界。
只是這世界的小,
不僅僅出自我們所遭遇到的巧合而已,
經由科學實驗的證明,
這其實並非巧合,而是一種人際網絡的必然。

2003 年底,
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教授瓦茲(Duncan J. Watts)透過一項學術實驗
證明了人際關係的『六層間隔理論(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
Theory, 1967, Stanley Milgram)』,
也就是說,
平均只要透過六層朋友,我們便可接觸到這世上任何一個陌生人。
這個實驗的名稱就定為『小世界研究計畫(Small World Project)

小世界實驗要求 6 萬多名參與者,
使用電子郵件去找到指定的 18 個陌生人中的任何一人。
而這 18 個指定對象則身處於不同的國家,
不同的社會背景以及截然不同的社交圈。
實驗的結果,
發現參與者們的電子郵件平均只透過 5 到 7 個中間人轉寄,
就可以把郵件傳到那些特定的陌生人。

“這個世界事實上是緊密相連著的,只是人們察覺不出來*
 ...瓦茲(Duncan J. Watts)接受採訪時說。

這個實驗把現實世界裡的『人際關係地圖(Social map)』,
作了一次清楚而立體的描繪。
想認識地球上任何一個人,
只要透過朋友、以及朋友的朋友、朋友朋友的朋友(friend of a friend, FOAF)…平均 6 層的人際網絡,就可以接觸到。
想想看,
如果我想認識我的偶像安潔莉娜‧裘莉(Angelina Jolie),
竟然只要告訴我的朋友們就可以了?!
世界真是小小小。

好吧!世界很小,我們可以認識每一個人,那麼然後呢?
如果我是個學生,對我有什麼幫助呢?
如果我是個金領階級,對我有什麼幫助呢?
如果我是個家庭主婦,對我有什麼幫助呢?
如果我是個企業經理人,對我有什麼幫助呢?

我們來玩一個我最愛的『名詞替換遊戲』。
我們把上述的『朋友』兩字置換為『知識』一詞,
看看會有什麼新發現?
再把『知識』一詞,置換為『資源』看看又有什麼新發現?…

透過朋友與朋友的朋友,我們可以接觸任何一個朋友。
透過知識與另一種知識的交換,我們可以產生任何新的知識。
透過資源與不同資源間的交換,我們可以創造任何一種資源。
這是一個經由不斷的交換而創建的世界。

如果能妥善的管理這些資源的交換,我們是可以成就任何事的。
問題是我們要如何管理呢?

社會軟件(我較喜好稱為社交軟件,例如 blog 就是一個代表)、
社交網絡服務(Social Network Service)的出現,
又好比一些新的技術概念,如:
XFN(Xhtml Friends Network)、
FOAF(the Friend of A Friend)等等…
就像是一場及時雨。
特別是針對我這樣的社交界的毒瘤、人際關係的白癡來講,
那簡直是要感念上帝的恩寵了!
礙於篇幅,以及兼顧各位的耐心(我想有很多朋友還沒看到『安潔莉娜裘莉』那段時,就已經轉台了),
所以社交網絡和 XFN、FOAF 怎麼玩?
留待下回分解吧!


註:
“這個世界事實上是緊密相連著的,只是人們察覺不出來”
原文為:『The world is connected, but people don't always believe they are connected.』


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