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:文章類別

百樣米養一種人
下午在咖啡廳整理帳冊的時候,
看到對面餐館的老闆和路人吵架,我特別喜歡看他和別人吵架。

和這個餐館的老闆頗有交情,
每次去晚飯,老闆總會特別送個小菜什麼的
但對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他真愛跟人吵架,
而且很少吵輸的,他是把吵架的好手,鄰里公認的。

沒一會兒,那個路人吵輸了之後悻悻然離開,
餐館老闆揚了揚眉毛,嚷嚷著:一種米養百樣人啦!…什麼混蛋都有…

一種米養百樣人?…

這句話出自一個餐館老闆的嘴裡,那更怪,
因為光是他自己的餐館,賣的可就不只一種米了:
泰國米炒飯…
越式米粉…
小米粥…
白米飯…
糯米油飯…
……

『一種米養百樣人』這話裡的兩個主要元素:
『一種米』和『百樣人』,從現在文明的理解看來,已顯的有點不對盤了。

就說『一種米』吧!
好久好久以前,我們就不止只有一種米了。
特別這些年拜生物科技之賜,
除了各國不同文化專有的特色米,
其他像基因養生米黑米、紅米、七彩米…也不稀奇了,
過沒多久各大量飯店都可買到。

關於『米』這玩意兒,我們已經有超過一百種的選擇了…

那麼所謂的『百種人』呢?
我們也看不到多采多姿的『百種』人了,不是嗎?

經常在街邊看人,在樓裡看人,在電視機裡看人…
你說看的糊塗了也好,看的穿了、真切了也罷!
哪來的『百種人』,眼前來來去去不就一種人嗎?…
一種被意識型態制約出來的『罐頭人』,是吧?

看過亞倫派克 (Alan Parker)平克‧弗洛伊德 (Pink Floyd)拍的那部音樂電影:The Wall 嗎?
片中一段:
“蒙著眼的學生們,魚貫的隨著傳輸線一個接一個的倒進熔爐”…
就像這樣,所謂『百種人』,也不知所以然的一個個的成了『罐頭人』。

於是,罐頭商人說:這個商品是為你們量身打造的(罐頭人就立刻搶購了)…
於是,罐頭政客說:這是專為我們這個族群打拼的(罐頭人也立刻激情了)…
於是,罐頭老師說:你們得好好學著做罐頭,將來才有競爭力(罐頭人也就了無遺憾,更努力的學做罐頭了)…

這倒形成了另一種全球弔詭的現象,
文明創造了百種米,卻消滅了百種人…
不知道是不是在那個只有『一種米』的純真年代裡,
才看的到『人』的豐富面相?


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