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:文章類別

尼古丁與咖啡因 老漁夫與經紀人
有些事情,是永遠也整理不起來的。
像是對與錯。
像是放棄和選擇。

當資訊被活版印刷術量產以來,
古騰堡大概沒有想過,五百多年後的今天,
人們得在一堆似是而非的『對』,
與另一堆似是而非的『對』中間,
找出正確的方向。

那真是太糟糕了。

約末十年前的某天,
我很高興的剪下一則醫學期刊的專欄,
專欄說『喝咖啡的時候最好抽點香菸,因為尼古丁可以中和咖啡因,降低心血管病變的機率…』
十年前的又某一天,我很沮喪的剪下另一則醫學期刊的專欄,
專欄說『咖啡與香菸不得同時取用,根據統計發現咖啡與香菸同時取用者,心血管疾病的機率遠遠大於不取用者…』

都是專家,兩則專欄看起來也都正確極了,
不論是數據、臨床實驗、專家說法…
那麼在這兩則『對』與『對』的專欄裡面,
你說得依循誰的建議呢?

前幾天和朋友們吃飯,
其中一個朋友聊到想換間公司或換個職務作作,
又想試著自己接案子就不去上班了,
這樣反覆思索,來來回回一個多月,還沒下定決心。

朋友要我出個意見,
大概是因為從我進入社會這十幾年來,
陸陸續續勉強加起來,也只做了十幾個月的上班族。
而那短暫的上班生涯裡面,
我待在咖啡廳或自己書房的時間,還遠多過辦公室。

“在家工作好不好我怎麼知道?…我又沒上過幾天班,沒的比較”…

一番揶揄,幾番爭論,
在 waiter 送咖啡來的時候,有人提到了一則電郵轉寄的故事,
關於一個漁夫和華爾街經紀人的小品。

大致是說一個華爾街經紀人去某個美麗的海邊漁村度假,
意外享受到一個漁夫獨道的烹調手藝,
經紀人便遊說漁夫出來做生意,想把這個獨到的美食推展出去
而漁夫則不斷的問然後呢?
把生意做大了,然後呢?
把店面擴展為加盟集團,然後呢?
把公司上市了,然後呢?
擠進富比士的富豪排行榜,然後呢?
經紀人最後的回答是:
然後你就可以挑一個美麗的海邊,
每天釣釣魚做做小吃喝喝小酒,好不快活…
漁夫又問:那麼…和我現在的生活有什麼不一樣呢?

這個故事聽了很多次了,在不同的環境,和不同的人一起聽。
而每一次都不意外的,
故事說完,便是一陣欷噓,感嘆於到末了還不都一樣,
每天奔什麼命嘛!開開心心過日子最重要…

這是一個結論嗎?
當你繞了一大圈,結果回到原點,於是我們便感嘆著:
『唉呀,還不是都一樣,瞎忙活一場。』
這…是一個結論嗎?

或許是朋友們都把漁夫最後一句話,當作驚嘆號。
而我以為那真的是一個『疑問』。
“繞了一大圈,然後回到原點,那麼…和現在有什麼不一樣呢?”

沿用同樣的句型,我們再問一次:
“從台北到嘉義兜了一圈,然後返回台北,那麼和留在台北有什麼不一樣呢?”
“一個人出生,繞了一大圈,數十年後離去…那麼,跟不出生有什麼不一樣呢?”

有什麼不一樣呢?…是有些不一樣吧?

上班族也好,在家工作也行,不過手段而已,工作人的抱負不變。

或許是這些聽來的故事,總是描述別人的,
於是在故事與故事,或哲理與哲理之間,
又於是在對與錯,或選擇與放棄之間,
我們是不是更該想想,我們自己才是那個主體,
而我們,究竟被擺盪到哪裡去了?


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