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:文章類別

兩個空間

2004.04.27 photo by chiron
^^ 我的搖搖晃晃的書架公仔
 


想來談談空間。
這個念頭在腦子裡有一段時間了
沒有什麼特殊的觸發因子,
只是很單純的,想來談談空間這個東西。

朋友買了新房子,另一個朋友問他:喔?空間大不大?
買房子的朋友高興的說,
“30幾坪的大小,夫妻兩個人平均一人還有15坪的獨立空間喔!”
“喔!那不錯喔…”

這是一種典型的看待空間的角度。
從這個角度去看『空間』
有尺寸有評量也有價值判斷,很可以作為溝通。

從另外一種角度,
一種心理的角度來看『空間』,就沒那麼可以溝通了

一樣是朋友買房子的例子,
另一個朋友也問了:空間多大呀?
買房子的朋友回說:不大,不到20坪,我們小夫妻剛好…
另一個朋友嚷著:
這麼小的空間呀?你們每天大眼瞪小眼的,不會有壓迫感嗎?
那要是吵架了怎麼辦?連躲都沒地方躲…

如果兩個人吵架,不願意看到對方,
那麼多大的空間才夠他們躲避彼此呢?32.5坪?50坪?103.7坪…

我們不都聽過很多這樣的故事,
兩個由愛生怨的情人分手後,
即便只是住在同一個城市裡,一南一北的相隔也無法接受。
非得搬離那個城市。
甚至搬離那個國家,才覺得找到清靜。
原來要這樣大的空間才足夠嗎?
我想沒人買的起這樣的空間。

因為這是心理空間,無法計量,也沒有報價。

另一個類似的情況,
十幾年前剛離開學校的時候,
一個同學急急忙忙的出國去,就是不願意待在台灣。
出去什麼都行,唸書、打工、嫁人,只要能離開就好。
她說,她在家裡,在父母的羽翼下,
一點點空間都沒有,壓力實在太大了!
她必須離開,她必須要有自己的空間。

幾年後再碰見她,
她沒有好轉,反倒更加瀕臨崩潰,
她說,就算這麼多年來完全脫離父母的掌握,
甚至連電話、地址所有的一切都不告訴她的父母,
但還是感到父母的壓力無所不在。

這些年裡結了婚,又離了婚,然後再婚再離…
工作一個一個換,總沒個方向…
社交圈一個跳一個,也沒個稱的上朋友的朋友…
每天活像個精神病患沒魂沒體的。
她總感到父母每一秒鐘,
都跟著她一起睡、一起工作、一起社交、一起活著…

小時候看過一本談空間心理學的畫冊
裡面提到一些有趣的照片
印象很深刻的有一張,
是講嬰兒會自然的把他喜歡的玩具,往他自己身邊抓,
所有鍾愛的玩具擺滿在他四周,圍成一個圈圈,自己是那個圓心
從那個玩具圈圈的大小,
可以約略看出這孩子當時的『自我空間感』有多大。

畫冊裡也放了另一張有趣的照片
好像場景是在擁擠的火車車廂,
裡面人擠人,
但是在車廂的中央走道上,
有一個一看就是黑社會的人,四周一個人也沒有
所有的乘客都自然的避開他,往旁邊擠去
那是黑社會形成的個人空間,
也是其他乘客賦予黑社會的個人空間。

很多成年人的自我空間感很大,不容別人侵犯
於是總是不由自主的與人保持距離。
別人也不容易親近他。

這本畫冊想想還真有意思,可惜以前只當作消遣書籍
沒有更深入的研讀它。

順著思路想下來,
一個人到底需要多大的空間呢?
既可以保有自我的隱密,又不至拒人千里
同樣的,
我們又該給予別人多大的空間呢?
既可以付出關懷,又不至變成侵犯與壓迫?

我想,
思索這些問題的答案,
是比計畫買多大的房子,來的困難些吧!
 
延伸閱讀:
迷失 無處不在:當你發現無法和這個世界進行互動的時候,才會驚覺到自我的真實存在。
寂寞 它自己會說話:即便獨處的時候,依然有三個人在桌旁,你 與你的寂寞 與你的瘋狂...


(57)